顾良逢

心怀光风霁月,只写嘴炮与黄。

深夜牢骚

写尽我所欲言

其实吧,我挺喜欢小情小爱谈谈恋爱的甜段子,小情爱和大情怀各有各的好。但一个背景这么适合搞点理想主义的圈子,没出几篇大情怀的作品挺遗憾的。有些拿着文革为虐而虐的就更没意思了。
作为一个言情嘴炮相声风写手照理说no can no bb,我不能写最好就闭嘴,奈何憋不住啊。
倘若能以小见大,在大背景下写个人的悲欢离合,展现历史洪流里个人的抗争与命运,那挺好的,就像《红色》,和北平比起来他是小的,但情怀不小。
而把大格局往小处写就没意思了。比如把阿诚的报国写成为了明楼个人,或者让俩人在文革里越狱出国,真的没意思。好比你铺垫了半天漠北之战我以为要拍汉武大帝结果你给我整个大漠谣,不说ooc不ooc这种每个人观点不一样的吧,反正私以为没劲透了。
那时候的共产党人真的是有信仰和情怀的,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一生最大波折是考试失利的小姑娘们如我确实很难真正理解,只能尽量去读点东西蠡测。

扯个远点的,我还挺不喜欢把明楼原型写成袁殊这种叛变过革命出卖同志的。你往潘汉年身上靠也好啊。

扯回来,一孔之见啊。明楼这种早期就入党,几重身份都不曾动摇过信念背叛过同志的,别说不知道文革要来,就是知道我估摸着他都是不曾动摇要留在国内搞建设的,可能下放着或者坐着牢还著书立说翻译文献认真思考国家究竟为何至于斯地。相较于个人境遇可能还更痛心于国家社会之乱。
以他政敏感性,建国前看不出风声建国后胡风案二次整风到潘汉年被捕还能看不出问题?个人生死待遇早置之度外了,死在日本人手上或者国党手上或者胜利了遭到自己人怀疑他早都想过了。苟利家国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

上课摸鱼瞎扯,就先吐槽到这儿。

叫安非他命的怎么这么多:

部分作者没有点儿大时代的眼界格局和对理想主义与革命精神的理解感受就别写楼诚了,尤其别写文革了。你以为三十年代参加共产党跟今天似的呢?人家解放全人类消灭剥削不是嘴上说说的。4549胜利出国的我不说啥强行he的道理我懂,有篇写文革里俩人被分别关押审讯,凭借多年地下工作的经验假死越狱最终出国he的你就别糟蹋真.共产党员了,哪怕你学亮剑李云龙自杀呢。

中共党员王鹤寿一生坐过六次监狱,时间最长的一次是文革里被自己人关了八年,就这还没忘研究资本论,妻子72年文革期间去世。平反后任中纪委副书记时30年代在上海叛变革命的秦曼云以华侨身份从美国回大陆,要找当年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同学叙旧,王鹤寿与她相见时说到当年同学说“离开人世的,个个是鬼雄;尚存人间的,亦皆为人杰”,秦老太太又问他文革受苦了吧,回答“这是我们党内自己的事情”。

懂什么叫革命战士和共产主义者了吗?

出处找陶铸女儿陶斯亮写的纪念文章《我与干爸爸王鹤寿》


评论(2)

热度(180)

  1. 我是白雪公主她妈的毒苹果大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唐俟.
    大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