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良逢

心怀光风霁月,只写嘴炮与黄。

【一个段子】有鱼的隔壁

睡不着再看一遍

有鱼好吃 有鱼的隔壁也好吃

亏我当初把有鱼的宇宙搞的十分宏大。卓叔当年还不叫卓叔的时候在金三角叱咤风云,周大佬卖鱼之前干走私,秦枫卖鱼之前当刑警,林凯?林凯是他妈警校生按捺不住自行来卧底,贺涵下海之前最干净,但搞投资的其实算合法杀人不见血,老鹰自然还是金三角的老鹰。这条街上简直充满了洗手不干的大佬和脱了官皮的条子。还没出场的人里,还有深藏不露的菜场小会计徐天,和杀猪的申哥。卓叔的货自然也不单单是鲜鱼。

结果到最后啥刑侦故事也没写出来,光顾着搞出了肉。


松鼠在天蟾吃盒饭:

赞助一下小顾老师,一个段子而已不许要自行车。嗯有个独轮车来着。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小城再小,行业齐全。捕鱼的卖鱼的杀鱼的做鱼的,再加上收保护费的,构成了一条相当完整的产业链条。


林凯应该算是一个合格的黑社会了,因为就算这条街上的每个人都比他高了半头,每个人都比他更像黑社会,每个人都比他更不干净,他也依然一脸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按时按量收取保护费,从不手软,不打欠条。


老卓很是中意他这份敢打敢杀的劲头,甚至表示想把他收入麾下。贺涵嘲笑他,收入麾下?老卓,你还当自己在金三角哪?麾下,麾在哪儿你先给我看看。老卓也笑,你看我这老毛病。算了算了。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发展,收保护费业务也要跟得上时代。


“说你呢,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不知道明天就让你关张。没现金?没现金不要紧,喏,扫这个二维码,微信支付宝随便你。”


叮咚,收到付款二百元。叮咚,收到鼓励金零点八……


“哟,来啦!我这手脏,马上收拾完了要不你楼上等我会儿?”




独轮车走这儿: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8518409545737

搞西皮啊 最重要的是自己爽 跟其他啥崇高事业都无关
我最近搞各种dirty talk pwp还有瞎他妈搞梗就很开心啊
当然我绝对是懒得写的 这两年估计也攒了三四十个有完整剧情 绝大多数对话动作和情绪的梗了 懒惰和论文误我
但是我搞的开心啊~

做梦都想吃口鳌杰
可以说是冷出天际的CP了 明明电视剧里那么那么甜
啥糖都有 好几场戏压倒在桌子上堪称床戏了
什么张俊杰躺在床上 余占鳌俯下身贴着脸嗅一嗅
什么“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什么“书呆子 走啊”舍命救张俊杰
什么不许余占鳌和恋儿结婚
最后还俩人带着孩子走了 九儿把人托付给俊杰
他妈的这么甜
RPS也甜的要死,“我们俩亲一会儿都不行”“我还是比较喜欢俊杰”
帮忙理裤脚 给做饭吃 帮轩儿叫他助理起床
他妈的 冷到世界尽头的南极

【伊谷春X童明松】旧事重提

有些人表面在lofter半年不发一言,暗地里每天在QQ上瞎他妈搞各种人。

段奕宏X祖峰的一个拉郎。希望娄烨或者麦兆辉让他俩拍个情侣,谢谢。

童明松还是辞职离开了武汉。在秦枫去南京之后的半年。局里象征性的留了他几次,队长还问他有什么难处可以提。

有什么难处呢?童明松心想。他只是终于彻彻底底的向生活投降了而已。说起来大概没人信,在童明松变成蔫蔫答答的童警官之前,也曾经是个搞摇滚的叛逆青年。对着刑院和公大犹豫了不到一秒就选择了后者,理由是帝都是中国摇滚的心脏。可惜昔年学校管得严,虽然身在西城,出趟门比登天还难。他那点儿无处洒落的青春激情在训练场上半死不活地洒了一半,另一半洒在了那个拖着他半死不活跑完五公里越野的同学身上。

同学。以公大的男女比例来说,毫无疑问,对方是个男同学。童明松到最后一年也没过校园十佳歌手的复赛,那句“如果你已经爱上我,就请你吻我的嘴”也没机会在大庭广众下唱出来。

演出散场之后童明松拽着他那个同学回宿舍,平生头一回有勇气亲上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对方跑了。没揍他,没举报他耍流氓,只是跑了。顺道导致了大四体测童明松没人带着长跑差点不及格毕不了业。

童明松头一回感受到,有些事情并不是你以为的那样,也并不是你努力就会有好结果。

后来他毕业在武汉工作十几年,越发认定这是真理。后来秦枫有一回喝多了去他家,醉醺醺脱他衣服,他也没反抗,就这样吧。偶尔两个人做顿饭喝顿酒过个夜。

再后来秦枫有一天突然说要跟他谈谈。说了一堆咱俩不合适云云,要跟他分手。童明松也就点点头,说好啊。

等秦枫去了南京找了他那个男朋友小马,童明松也去南京喝过几顿酒之后。有一回秦枫喝大了,醉醺醺说了实话,他说我老觉得和你在一起,搞不好哪天就坐化了。咱俩都太丧了。

小马呢?小马不一样。小马不像他俩一样不挣扎的等死,他激烈地反抗生活,甚至真的决绝地自杀。秦枫不得不重新燃起久远的责任感,拽着他歪歪扭扭地活下去。

也就是那一回之后,童明松下定决心回武汉辞了职。长江沿岸的气候让他很不舒服,夏天太热冬天太冷。辞职前一周,局里内勤小姑娘念旅游杂志,“北回归线穿越的区域,是地球的神奇区域,享受着海洋气候的滋润,拥有极多优美风景,是人类的度假天堂。厦门,拥有绵延万里的海岸线,四季分明的亚热带景观,而它的美,不止于海洋。”

就去那儿吧。他把武汉的房子卖了,带着不多的行李卷着铺盖坐上了南下的列车。那时候正是七月,鼓浪屿和厦门大学的爆红为这座城市吸引了无数游人,把火车塞得满满当当。童明松皱着眉头不大满意,厦门不该是这样的,但该是怎么样的呢,他从未踏足过这座城市,又说不上来。

或许像是旧照片里清透的夏日,和穿着蓝白校服对着镜头老大不高兴的少年。

被lofter逼疯,我他妈啥都没干,走微博吧

童明松回忆录

补个图片档














妇科男医生联盟(2)

#卖完安利删# 我真的 好喜欢 这种又贫 又抽冷子来一下感情戏戳人的剧情
尤其配角还立得住 同志们吃一口吧

猪头🐷猪头肉:

周末的会议。周六上午,赵启平照旧到医院查房。
他带了一个小实习生,叫明永乐,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五年级。考研结束了,报的谭宗明的研究生,每天都来科室积极表现,张嘴闭嘴喊赵启平“师兄”。
“师兄,十三床家属来了。”

十三床是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流产了三次,这次又是宫外孕。一听说手术费要一两万,男朋友去买个饭的功夫就消失了。小姑娘只能跟家里打电话,叫爸妈来送钱。她爸妈昨天知道的消息,连夜坐火车,凌晨三点到的。
夜班大夫给做了手术,目前生命体征平稳,但一家人的心情并不平稳。

小姑娘爸妈就一个意思,想知道那个男朋友住院时候登记的个人信息。
中年男女,熬了一个通宵,脸上满满都是疲倦:“我孩子嘴硬的很,问她啥也不说。”
赵启平虽然同情,却也无能为力:“他留的电话是空号,我们打过了。”

安抚了家属的情绪。赵启平坐在电脑跟前开始看病人的情况。都是术后的病人,除了一个卵巢癌的需要化疗,其他的都没啥事。
隔壁李新鹏凑上来问道:“老大又带你飞了?”
赵启平:“……是开会。”
李新鹏:“复仇者联盟的会?女大夫这么多,也没见我们成立个啥组织。你们这不是歧视女性嘛。”
是的,李新鹏大夫,性别女,爱好男。她爸妈做了三次彩超,都说是男孩,欢欢喜喜起好了名字,生下来却是大胖闺女。

她是正经的妇科肿瘤研究生,跟赵启平同一批进来。两人日常互怼,全科闻名,去年还联合演了个小品,演夫妻档,火遍全院。

赵启平回了一个死鱼眼让她自己体会。

领着明永乐同学查完房,给病房里的患者和家属送完温暖,赵启平开始独霸一台电脑整病历。

李新鹏今天连上二十四小时,查完房回来就抢不到一台电脑,愤而把赵大夫连人带椅子推到一边。

赵启平拿着病历放回抽屉:“电脑不能白抢啊,明天带着大帝查个房。”
明永乐,也就是大帝同学,乖巧地坐在一边贴化验单。

李新鹏:“我二十四小时再给你查查房,还能不能正常下班了。不查。”

赵启平:“给你带特产。”

李新鹏:“具体点。”

赵启平:“南京有啥我带啥,三位数以上的。”

李新鹏:“总统府。”

赵启平:“换一个。”

李新鹏:“盐水鸭?”

赵启平:“雨花石。”

李新鹏:“滚吧,滚吧,明天让大帝来找我。”

赵启平签了一份病历,拎包滚了。

医生办公室里马朝东冲着明永乐笑道:“你才是正经大弟子,开会不带你,说不过去吧。”
李新鹏听不得这种话:“大帝是没过门的弟子,我们平儿可是端过茶的徒弟,能一样嘛。”

马朝东偏偏就爱扮演主持正义的角色:“我是为小明不平,你掺和什么。”

明永乐:“师兄真的给谭老师端过茶?”

李新鹏:“对啊。你们都没见过,当事人就我和老主任。”
李新鹏为人幽默,段子信手拈来,是科里有名的开心果。一听她打开了话匣子,办公室里有一个算一个都竖起了耳朵。

“话说那是一个累个半死的三十六小时连上的班儿。平儿伺候着谭主任手术完,在办公室下医嘱。老主任跟我也下手术回来蹭饭。老主任说平儿缝合技术不好,让他好好学学,又说谭主任现成的师傅。平儿顺势端了一杯茶给谭主任,当着我们的面,喊了师傅。”

“这么……平淡。”大帝同学表示没有加油添醋没滋味。

李新鹏拍了拍大帝的后脑勺:“哪那么多热泪盈眶的狗血剧情。”

她没说的是,谭主任并没有接过那杯茶。


他说:“咱们上下级之间,该教的我一定教,没必要搞这一套。”
他还说:“你要是愿意,叫我一声哥就行了。”

所以,李新鹏瞥了一眼大帝同学,你大爷还是你大爷,你师兄却不是你师兄啊,师侄。

我实名怀疑各个圈子里写文的人就那么些人。
每次楼诚圈之类的热圈一更新井喷,我关注的其他几个tag产量就明显下降……总之各tag里文章总数基本是稳定的。
但是,当pwp这个tag的更新数明显上升的时候,一般就是有大热圈爆了……而当这个tag几天没更新……啊……那就真的是大家都没得爬,要不就是大家都忙。(不得不敬佩锤基mesd几家真是数年如一日的产出pwp)

请大家鼓掌

我实名制证明垃圾女士真的灵,那天垃圾说她奶啥啥发糖,我怼她来着说你他妈有本事奶东凯,这对这辈子不可能发糖了吧。我错了,垃圾是真的灵。许愿垃圾保佑ZYW和HX发糖



垃圾君:

我就说吧!
哈哈哈哈哈!

有生之年 只要你等 总会发糖的 活着真好

不敢微博High  暗搓搓高兴五分钟

喝大了瞎jb写预览 别信
高志航X肖天济
“长官。”小酒馆生意惨淡,连煤油灯都脏的黯淡,青年的眼睛倒越喝越亮。
高志航不敢让他再喝,只好不停给他夹菜。安慰的话说了一轮又一轮,说停飞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说也算是开过飞机不枉此生了。黑视停飞的学员多的是,杨队长肯写信荐你去长沙也是好出路……
这话说到最后,连高志航自己都不信了。
好出路吗?青年枕着手臂噗嗤笑了,留在东北军,哪怕是修飞机哪怕是扫跑道,只要还能看一眼叱咤苍穹的雄鹰,只要……
只要什么?
肖天济摆摆手,笑起来。“老板,结账!”
不能再说了,那是他宁死不能宣诸口的野望。是冰凉的板床上,每一夜都咬紧了牙关怕喊出的名字。笔记本里夹着的剪报,上课时走神的光景。黑板上写满了翻滚时机身动态图,他却总流连武装带下的腰线。
“谁再走神我拿他的脑袋当黑板擦使!”
青年每次都跟着羞赧地笑,打开笔记本扉页告诫自己,投身飞行报效家国。
但他始终知道,那不能见人的,阴暗猥亵的心思。
“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
肖天济已经从飞行大队搬出来了,暂且住在酒店里。
“志航哥。”学员里喊什么的都有,老师,先生,长官,队长。他同高志航玩得好,私下里喊哥也是有的。
“我回去了,回去了。自己走就行。你别送了。”眼睛却要盯着人看。
半天也不眨,聚了太多光辉,终于化成液体落下来。

宋建国X陈东
操。陈东的心里发虚,广州城这么大,怎么就他妈撞上了。
好在包厢是独立的,一块儿来吃饭的投资人早自个儿玩高兴了,陈东吩咐秘书看着,自己溜出来找个角落抽烟。
花园里远远有人坠着,陈东心里烦,话还没骂出口就被拦腰制住了。
“是我。”来人贴在他身上,手紧紧扣着他手臂不让陈东挣扎,语气倒像是下班回家。
“宋建国。”陈东不知道自己心虚个什么劲儿,当年的事真算起来,也得怪宋建国先无情,“你先撒开我。”
“我撒开你你就得跑了。”
陈东差点儿冷笑,“这么多年还演情圣呢?”
烟草的味道浓起来。他头一次这么强烈的意识到第二性别的劣势,腿软的站不住,想臣服,想认错,想像被遗弃的猫一样乞怜讨爱。清洗过不再有标记的腺体又开始灼热,他想要生硬地放些狠话,喉头却哽住了。
宋建国从身后抱住他,脸贴在他肩头,呼吸沉得像风箱。
他说,这么些年,我很想你。

是的我说了要搞鳌杰肉(虽然这两天满脑子罗维X郭鑫年),所以,首页有吃这对的有什么想看的梗么

没有的话我大概有个脑洞,高志航X肖天济,抗战背景,飞行学员黑视停飞调离之前和教官的肉,未言明的双向暗恋,青年人的adore。

宋建国X陈东 ABO,俩人都不是什么传统意义上好人吧,感情重要,利益比感情更重要。那十年分手之后,返乡回城,多年后在广州再重逢419。

余占鳌X张俊杰,抗战中后期在红区,妇救会主任要给张俊杰相亲。余占鳌作天作地并且在联谊会上拉着张俊杰跳舞最后回屋搞了搞。

朱瞻基X朱祁钰,但是人为操作了一下不是父子,大概是,类似朱祁钰和朱见深那种关系,废太子和皇叔。